+快速导航
联系我们

地 址:九州易通科技有限公司
电 话:010-87740230
传 真:010-87740230
邮 箱:cmseasy@163.com
客服:871148347

当前位置
南方日报记者揭秘广州便衣警察:把警服穿在心里

1809668212018-03-02 08:47:48.0吴珂南方日报记者揭秘广州便衣警察:把警服穿在心里4298291广东精选

/enpproperty-->

“几度风雨几度春秋,风霜雪雨搏激流,历尽苦难痴心不改,少年壮志不言愁……”30年前,电视剧《便衣警察》热播,让“便衣警察”这一职业走入大众视野。

“现实比影视剧更精彩。”刁警官是广州市公安局公交分局侦查四大队的一名便衣警察。多年来,无论刮风下雨还是白天黑夜,他和同事们总游弋在大街小巷、公交车站,用鹰一样锐利的双眼观察着周围的一切,搜寻并捕捉犯罪之手。

563路公交车上反扒全记录

“叮铃铃……”清晨5时,天蒙蒙亮,刁警官的闹钟准时响起。不到6时,他已经和同事小林一起到达广州市白云区龙归路口公交站附近蹲守,这是563路公交车上下车人流最密集的站点之一。

不久前,广州市公安局公交分局接到群众举报,563路公交车上发生了数起乘客财物被盗事件。公交分局对警情进行研判,判断嫌疑人出现在永新村口和龙归路口的可能性较大。

刁警官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头,身材瘦削,穿着运动衫牛仔裤,走在人群中可能很难被路人多看一眼。但这名中山大学法学院高材生自2005年毕业后就扎根基层,成为一名公交反扒民警。

腊月的广州寒意袭人,刁警官要赶在早高峰前来到公交车站等待“目标”的出现。“经常一等就是几个小时。”刁警官说,自己要伪装成路人或是普通乘客,在暗中观察等候车辆的人群,有时嫌疑人迟迟不出现,就要在公交车沿线来回“转悠”,耐心等待。

“嫌疑人出现了不能立刻行动,必须等待他出手。”刁警官说,为了人赃并获,需要密切注意嫌疑人的一举一动,在合适的时机将其抓获。

当天上午十时一刻,刁警官的手机响起,抓捕小组的几位同事在微信群中分享实时信息。“黑色外套、红色帽子、背着双肩包,目标嫌疑人出现,已经上车!”收到同组李警官的信息后,刁警官立刻驱车前往下一站永新村口,紧跟563路公交车。

同事汪警官已经跟随嫌疑人上了车,在车门处用余光紧盯嫌疑人。这名约摸45岁的男子正向车辆的后方移动,在一位老大爷的身旁停了下来伺机动手。又过了几个站,上车乘客越来越多,男子似乎察觉到了异常,一直不下手,当公交停靠在健乐医院站时,男子突然下车,神色慌张地跑向马路对面,搭上了驶向反方向的563路车,另一名警官小周得到信息后立刻在下一站守候跟踪。

就这样更换了3名跟踪民警,紧盯了两个多小时,该男子终于在列车到达终点站的前两站下车,并向车站后的一条小巷走去。两名民警立刻跟踪,该男子走进了一家手机配件店,正企图将手机销赃时,民警立刻冲上前去将其制服。

“嫌疑人很可能‘醒’了,所以要不停变换策略。”刁警官说,为了降低嫌疑人的警觉,便衣警察必须更换跟踪民警,在跟踪中还要尽量避免与嫌疑人的视线接触,“把自己想象为一名普通乘客”。

他脑海中有一张公交线路图

“广州地铁像是在河里运行,公交则像是在海里开。”广州市公安局公交分局侦查四大队副大队长李警官告诉记者,广州共有公交车1.1万余辆,分布在全市大街小巷,要在某条线路或公交车上找到犯罪嫌疑人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李警官介绍,目前广州全市工作在侦查一线的便衣警察数量不多,公交分局根据群众报案及日常研判,部署警力,“让警力跟着警情走”。

“前提是要对公交线路烂熟于心。”2009年,李警官从部队转业成为一名便衣警察,刚入行的首要任务就是摸熟广州全市的公交线路,哪路车经过哪些站,哪些站点人多,哪些线路有变化,都要清楚。李警官说,当时他没事时就在广州街面转悠,并及时总结警情,不到半年时间脑海中基本形成了一张完整的公交线路图。

去年8月,广州出现了一个“拉裤脚”盗窃团伙,该团伙来自广西,常以三至四人的小团伙作案。“他们的惯常手法是一人故意将钱币扔在地上,一人拉乘客裤脚告诉其‘钱掉了’,趁该乘客低头时由团伙的另一名成员实施盗窃。”李警官说,由于作案时间没有明显规律,警方只能通过视频排查和蹲守方式寻找嫌疑人踪迹。

广州的八月酷热难耐,每天早上五点多,李警官就和同事们分头蹲守,经过一个多月的守候,警方终于找到了嫌疑人落脚的出租屋。结合出租屋附近的公交线路,警方进一步分析并部署警力,终于将该盗窃团伙抓获。

在刁警官看来,便衣警察抓贼“凭的是感觉”。2015年夏天的某个清晨,刁警官在罗冲围公交站附近发现人群中的一名男子一直东张西望,眼神躲闪,这引起了他的警觉。“我等了三个多小时,但这名男子一直没有动手”,刁警官不甘心,一连几天发现该男子每到早高峰时就会在同一公交站前晃悠。终于在蹲守的第七天发现该男子准备偷一名上车乘客的手机,于是现场将其抓获。

有时返还被盗财物,竟被当成骗子

小周是公交分局侦查四大队最年轻的警官,作为队里唯一一位女性,今年刚满22岁的她到公交分局才一个月,就协助抓获了2名在公交车上实施盗窃的嫌疑人。“来一个月瘦了四斤”,小周笑称,尽管每天起早贪黑,但与前辈们相比还有许多需要学习。

“身体过硬,心理过关。”刁警官说,这是对一名合格便衣的基本要求,有时为破案他们还要掌握一些特殊技能。2013年左右,有一些盗窃团伙利用聋哑人作案较多。由于聋哑人之间交流都靠手势和眼神交流,为了摸清聋哑人作案特点,刁警官和同事们还专门到聋哑人学校学习手语。

2012年冬天的某个早晨,刁警官正准备乘公交车去往蹲点目的地,在体育中心站等车时发现身边的一对男女形迹可疑。这对男女是聋哑人,一边比划着手势,一边紧贴着一名女性乘客上公交车。刁警官看到后立刻跟随他们上了车,只见女子坐在一名乘客旁,用挎包挡住右手,左手从背后穿过迅速地将乘客口袋里的钱包勾了出来,等列车在下一站停靠时便下了车。刁警官紧紧跟随,一下车就上前将其控制。

“‘普通’是对一个便衣最大的夸奖。”李警官说,无论是着装还是言行,便衣都要尽量“泯然众人矣”,有时他们还会使用一些“化妆术”,改变自己的容貌。不仅如此,为了了解嫌疑人的所思所想,他还认真研究犯罪心理学知识,把自己想象为嫌疑人,避免跟踪时露出马脚。

当然,没有警服的执法有时也会遇到一些小尴尬。“有时嫌疑人以为我们是假警察,亮出证件后他们还是不信;有时我们千辛万苦联系上事主要返还被盗财物,却被认为是诈骗。”李警官说,曾经有一次要将被盗手机返还给一名女事主,先后打了四五次电话都被认为是骗子,无奈之下他只能通过手机通讯录联系该事主的亲朋好友,甚至添加对方微信,给对方发送定位和单位照片,让其相信自己的身份。最终,经亲友劝说该名女事主终于前来认领了被盗手机。

就在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,李警官再一次没有回家过年,除夕当天与家人视频时,儿子的一句话让他心头一暖:“爸爸是我心目中最帅的超级英雄。”李警官说,由于工作需要,尽管不能像其他警种的同事一样时常穿着警服,帅气精神,但对于便衣警察而言,“警服时刻穿在心中”。

●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吴珂 通讯员 吕军萍